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『天虎评论』 “烧火做饭就与国家作对”,临汾好大的官威[复制链接]

楼主:明天更好LV.4 时间:2019-12-20 08:53点击:6168 回复:0
1.png

12月18日,据微博@临汾声音爆料,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大槐树镇南营村,村民家用炉灶被村干部用水泥填充堵死,引发社会关注。

该微博称:我是洪洞县大槐树镇南营村的村名(民),我们村大队的人拿的水泥沙子,挨家挨户把做饭的炉子炉膛都堵死了,不让烧火做饭了,这样真的好吗?真的是农村烧火做饭引起的污染吗?这种做法真是活久见,而且是强制性的,喇叭里面广播说,谁家要是在(再)烧火做饭取暖,就是跟国家做对,天哪这也太不着边际了吧?环保法里面没有堵炉子这一条法规啊?

谁要是烧火做饭就是跟国家作对,村委扣的好大一顶帽子,下一步是不是要把烧火做饭的“刁民”抓起来游街示众关小黑屋?

暗黑君祖辈从洪洞县大槐树迁至此处,附近村碑上都有“明洪武年间,……自洪洞县大槐树迁居此地建村……”的记载。

当年老祖宗若不移民到此,暗黑君是不是也在被禁烧火做饭之列?有一句MMP,不知当讲不当讲?

自从人类学会用火,就告别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,烧火做饭也就成为人类的基本需求。

自人类社会建立国家以来,也从没有一个国家禁止人们烧火做饭,把做饭用的炉灶给封死。

临汾作为全国有名的重污染地区,其主要污染源难道来自老百姓烧火做饭?

扯什么不着四六的犊子?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

其他地方用煤烧火做饭的比比皆是,怎么人家没污染成你们这个鬼样?你们临汾的人口密度全国第一不成?

今年1月21日生态环境部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有记者问:在全国重点城市排名中,我们看到临汾市位列倒数第一,排名垫底是因为不努力还是因为之前的数据有问题?

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表示:临汾市2018年开展了大量工作,二氧化硫浓度最高从1000多微克/立方米降到400微克/立方米,高值明显降低,但是由于当地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起步较晚,基础薄弱,加之重污染企业多、排放强度大,污染物排放量仍然处在高位,导致2018年排名倒数第一。

SO,没有一条把污染的原因归咎于居民烧火做饭上。刘司长若像你们这样弱智,公然表示污染与居民做饭有关,只怕要闹世界级的大笑话。

地球人都知道,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在于重污染企业的排放,不把治理重点放在重污染企业上,专找软弱可欺的群众下手,临汾地方好大的官威呀!

试问,老百姓做饭的烟囱,多少家才能抵上这样一根大烟囱?

洪洞县县长杨建军向澎湃新闻证实,洪洞县被划分为“禁煤区”和“禁燃区”两部分区域,填充行为是与村民商量后进行的,并强调“所有被填充的炉灶都在禁煤区范围内。”

商量?也就是说当地村民都同意这种做法喽?你信吗,我反正是不信的。

为什么会有村民反映,村委强制堵死炉灶?为什么还要扣上“谁再烧火做饭就是跟国家作对”的大帽子?

奉劝那些脑子一热就胡说八道的官员,别低估了群众的智商,也别高估了自己的智商。

当务之急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该放的地方,别动不动就拿老百姓开刀,一有风吹草动,就把群众推出来顶锅。

2017年初,临汾曾因“毒雾”事件引发全国聚焦,二氧化硫浓度一度达每立方米1303微克,严重超标。

然而,当地闭门开会讨论两天后,依然对外三缄其口,以“无可奉告”来搪塞,是不是锅太大群众顶不了?

2018年,临汾曝出大气监测数据造假窝案,当地环保局局长指使手下对临汾市区6个国控站点进行干扰,通过遮盖采样头以及往采样头周围喷水等方式,降低PM2.5、PM10等污染物的数据。

这起造假窝案的主犯,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被判有期徒刑两年,其他15名涉案人员均被追究刑责。

临汾这样一个污染重灾区,不去追溯源头,从根本上下功夫治理,却喜欢耍些小聪明,敲敲边鼓,拿老百姓开涮,很好玩吗?

俗话说“千夫所指,无疾而终”。你们有没有觉得后背发冷?被封炉灶的老百姓,肯定指着你们的脊梁骨骂娘——不吃人粮食的玩意!

民生多艰,拿折腾老百姓来染红的顶子血迹斑斑,不祥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:(Ctrl+Enter可以快速提交回复)

使用  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
请遵守天虎社区言论规则,善意回帖,理性发言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